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气质美女  »  我和我的老姨
我和我的老姨
「老姨,快帮我松绑吧,让我好好肏肏你」我问着老姨,谁知她居然「嘿嘿」
奸笑了起来,下了床,走到衣柜门前,弯着身在找东西。从背后看去,雪白的大
屁股紧紧的裹着毛茸茸的肉穴,俩个乳房低垂着,象木瓜似的。好想从背后插她。
有了这想法我的鸡巴又来了感觉。
  「老姨……快解开这个,让我肏你……让我肏你。」这时老姨转过了身,手
里居然多了个东西出来。
  皮鞭……近半米长的皮鞭。
  「老姨……你要~ 你要干什么」这时我有点害怕了,md,老巫婆不是想跟
我SM,自己当女王吧……在网络上看过些SM照片,不是闹着玩的,本少爷可
没那兴趣啊。
  「老姨……你快放开我,我要回去了,快放开我。」我真有点怕了。
  「想走啊?老姨还没好好疼爱你呢……」说着她站到了床上,用她的小脚搓
揉着我的肉棒。还用俩个脚趾夹着,MD,肉棒太不争气,一下又胀了起来。
  「哈哈哈,你看你下边还这么精神,怎么就想走啊」老姨淫笑着。
  「啪……」一声,皮鞭打在了我身上,疼的我卷起了身子,从小细皮嫩肉的
我哪受过这种罪。
  「啪……啪」屋里响着皮鞭鞭打我的声音「啊……老姨……你快放开我,让
我走啊……啊」我痛苦的哀求着,只见老姨听了我的话更加兴奋了,手里不停,
啪啪啪的打着我。
  操TMD,老巫婆,小鱼儿今天算是哉在你手里了。奈何手不能动。今天我
算是彻彻底底成了小绵羊了。我这小绵羊算是遇到真的大灰狼了。MD。
  我身上被老姨打的出现了一道道的红痕,老姨觉得还不够,居然抬起我的双
腿,打气我的嫩嫩的屁屁来。
  「老姨,老姨,你快放开我啊,我妈知道了你怎么办?快放开我啊……」谁
知这个巫婆完全不理会我,,我的呼喊声到成了她的兴奋剂了。这时老姨一转身,
又从抽屉里拿出蜡烛来。对着我嘿嘿笑了起来。蜡烛没点上,却在我的肉棒周围
晃来晃去。威胁着我。
  妈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D,完了,老子今天死定了,杨老师,我的杨老师。唉,想不到「临死」却想起
温柔的杨老师来。真是造化弄人啊。
  「吱……,妈,你在家吗?」从客厅里传来开门的声音和小柔的叫喊声。这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我和老姨一跳,老姨反应倒是快,立马穿起衣服,用被子盖
住了我。飞奔到卧室外,关紧了房门。
  「呼……」我松了口气,也是历代祖宗保佑啊,要不然老郑家这三代独苗,
今天可要哉在这巫婆手里了,MD,老姨床上技巧没得说,谁曾想骚里还带着野
蛮,还TMD玩SM。失策失策啊,今天算是有了教训了。以后还是离老姨远点。
  要不然有几条命都不够她玩的。
  这时老姨走了进来,立刻帮我送了绑,「小柔出去买东西了,你快走」这巫
婆,再厉害也怕她女儿知道吧,我很不愤,下了床,隔着老姨的衣服狠狠的捏了
捏她的乳房,想报复一下,谁知她居然「啊……」的一声,发出那种带着很满足
很兴奋的淫叫声。老姨俩眼媚眼如丝,食指又伸进了她的樱桃小口内唆了起来。
  妈呀,吓了我一跳,赶紧闪人吧,我迅速穿起了衣服,飞一般的跑出了卧室。
  NND,老姨太变态了!
  回到家我都不敢穿T恤了,手臂上都有红痕,屁股都是肿肿的,妈的,学校
里的局子都没这么狠,都说色字头上一把刀,今天算是领教了。以后还是远离芸
姨比较好。还是把心思放在杨老师身上吧,SM是一会儿事,不过小鱼儿我特别
不喜欢任人宰割,任人鱼肉的那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没自主权,就好象没了尊严一样,大丈夫生于世,有所弃,有所不弃。没了
尊严就不爽了。(狼友:靠……淫书又教起人来了,扔石头%@# ¥%#¥%#% . 我
闪^_^ )
  还是玩弄人比较爽,被玩弄不爽啊。
  不过老姨会leavemealone吗?
  吃过晚饭,不理老妈劝说,我就背起行囊跑回到了学校宿舍。老妖婆的「杀
气」隔着俩堵墙都能让我心惊胆颤。我真不理解这女人的心里,她怎么能那么的
有持无恐?好像根本不考虑到后果似的,不过她女儿倒是例外,这点从她惊恐的
眼神里可以看的到。小柔在她心里还占着很大的位置吧?猜不透的人才可怕,唉,
避而远之!
  到了第二天,看到课堂上的杨老师,我紧绷的神经才感到有点放松。小绵羊
这俩天脸色是越来越好了,好像从阴影了走了出来。笑容也多了。冬日的阳光透
过玻璃撒在她洁白的职业套装上,配着她那纯真可爱的笑容,好似含苞欲放的睡
莲,又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我痴痴的看着杨老师,脸上不自觉的泛起一丝笑容,心情也好了起来。难道
这就是恋爱吗?由欲到爱?我不是很清楚,只是觉得能这样看着她,心情就很舒
畅。
  要是能给杨老师套上狗项圈,我牵着她,手上的短鞭时不时的拍打她雪白的
大屁股,丰满的屁股因为疼痛左右摇摆着,她雪白的乳房也因此摇晃着,含泪的
秋瞳可怜兮兮的仰视着我。哎,真是色狼本色,看着看着脑袋里就有了这幅场景。
  这老巫婆的贻害还真是不浅。不过那种征服人欲望却好像在我心里扎下了根。
  既然暂时想不到如何去征服杨老师,就不想去再骚扰她。让她放松警惕吧。
  这段时间她肯定是处处小心步步为营,也罢,先想个计划,再等待时机。时
间就这样一天天流逝着,一直到了星期六,却想不到一点办法,这种东西就像灵
感一样,都是妙手偶得,强求不来。
  又到了回家日子,往常都是归心似箭,现在我却有点不想回家,想想隔壁那
个妖婆,骚则骚已,却让我害怕,上次她只拿出皮鞭和蜡烛来,蜡烛还没来得及
用上,这次要是有机会,谁知道她会拿出什么来蹂躏我?想想都让我打冷颤。到
了家门口我都是轻手轻脚,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深怕老姨听见。就正当我要开门
的时候,耳朵里被吹进了一股热气。
  「小鱼儿,你终于回来啦?人家等的你好苦呢……」老姨边说边咬我的耳垂,
手也不闲着隔着我的裤子抚摸着我的肉棒,摸了一会儿她居然把手伸进了我的裤
子,套弄起红胀的肉棒来。我被老姨弄的都喘上了粗气,趁着脑袋还有一丝清明,
喊了出来,
  「妈……开……开开门,我……我回来了」被老姨套弄着的我,说话都不利
索了。
  这个妖婆胆子太大了,要是被老爸老妈发现了,后果真不知道会怎么样。有
人可能会说小鱼儿我胆小怕事,不过刺激归刺激,我可不想「英年早逝」。还有
百善孝为先,家里就我一个孩子,老爹老娘期望又那么大,他们要是发现我跟他
们的朋友搞上这打击可不是开玩笑的。
  但我为什么会搞杨老师?搞杨老师我有计划有步骤,主动权在我手上,对着
老姨我是无可奈何,处处被她占着先机,无从下手。都说怕就怕不怕死的,我也
是秀才遇到兵,没辙!
  听见我呼喊,老姨也吓了一跳,不过临走还不忘在我脖子上舔了俩下,还用
手捏了捏我的屁股,「你真淘气!」说完咯咯的笑着回到自己家。这时老妈开了
门,看见气喘吁吁,脸颊红润的我关切的问道
  「你不是生病了吧?快,快进来」,唉,因为老妈是护士长,以为我生病,
从她的百宝箱里拿出大大小小的器诫蹂躏着我,这老妖婆害人真是不浅啊,真想
报复一下,不过怎么报复?估计我越折磨她,她反而越高兴。折磨她不成,我反
被折磨,羊入狼口了。嘴里叼着温度计,小鱼儿我是望天长叹……既生瑜何生亮
……世上有我这个色狼还不够,还弄出个比我还BT的女狼王来。
  哎……
  吃完饭时才发现老爹不再家,却原来出差去了。一把年纪还要这么折腾,真
想快点长大,让二老享享清福。说到出差很多人可能想到搞小秘,我却一点也不
担心。老爹可不象胖子他老爸到处沾花惹草,军旅出生的他纪律和原则那是他的
生命。这点还是让我很佩服的。
  说到高三生活,最幸福是什么时候?就我来说当然是最「性福」的时候了 ^^
不过除了它就是星期天睡懒觉了,忙了一个星期,能睡个懒觉那是何等的惬意!
  星期天我就这样睡着懒觉,其实到了平常起床的时间还是醒了,不过还是蜗
在被窝里继续梦会周公。
  半睡半醒之间,模模糊糊的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看见光着上半身子,下边
穿着那可爱小熊内裤的杨老师跑了进来。杨老师依旧那么可爱骄人,俩个雪白的
大乳房随着她的跑动上上下下的摇摆着,是那么的诱人。娇小的小熊内裤把她的
大屁股裹得紧紧的,又见那迷人的阴唇沟,我的呼吸都沉重起来。
  杨老师的脸颊红噗噗的,半跪在我脚下,媚眼如丝「小鱼儿,让杨老师好好
疼爱你!」说着就把我的裤子退了下来,我的肉棒已经胀得老高,「呀,好大丫
……比李老师的还大……」听了这句话我异常的得意,不禁哈哈哈狂笑起来,终
于觉得自己比李老师强了。
  杨老师终于舔起了我的大鸡巴来,以前她都是露出一小节香舌,轻轻的舔我
龟头的,那娇羞的样子别提有多可爱动人,不过此时的杨老师居然居然伸出大半
个香舌,在我的肉棒上舔来舔去,可能觉得不够湿,居然滴了几滴唾沫在胀红的
龟头上,左手提着我的肉棒套弄着,又吸起我的睾丸来,这哪是那娇羞的杨老师,
口技太好了。
  「杨老师,啊……」我不禁呼出了声。
  「杨老师是谁呀?」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一下就把我惊醒了,睁眼一看,芸
姨居然含着我的大鸡巴,淫笑着看着我。
  「你原来喜欢你们学校的老师呀?」老姨淫笑着,手可没闲着继续套弄着我
的肉棒。
  「你……你……怎么进来……我~ 妈呢?啊……」老姨套弄的更快了,一秒
钟有4- 5次的样子,让我情不自禁得呼出声来。
  「你妈出去买早餐了,我呢……」老姨咯咯的笑了起来,「我在买我的早餐
呢!
  「老妈每天都会出去买新鲜豆浆,老爸又不在家,不过她哪里来的钥匙?
  此时老姨把整个肉棒吞进了樱桃小口里,拼命的上上上下下的吸允着,老姨
抽动的频率很快,而且每次插的很深,我觉得我的肉棒都碰到了她的喉咙,老姨
手也没闲着,在我的大腿根部轻轻的抚摸着,她的手就像有电流一样,弄的我瘙
痒难忍。我终于忍不住了,将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老姨的小嘴里。
  老姨没有吞掉精液,她把精液都裹在舌头上,伸出那沾满精液的香舌让我看,
又用她左手食指搅动着那股精液,媚眼如丝,真是骚的不得了。这时她把整个食
指吞进小口里吸了一吸,就把那浓浓的精液吞了下去,发出「咕嘟」吞咽的声音。
  看了这一幕,我都傻了双眼,这女人太会挑逗人了。老姨这时掀起了她的裙
子,翘起雪白的大屁股对着我摇来摇去,她居然穿着红色的丁字裤,细细的内裤
早就陷入那丰满的大屁股沟里,陷入了她的阴唇里。
  这时老姨居然拉起那细细的丁字裤来,陷在阴唇里的内裤插入了更深了,把
她毛茸茸的小黑穴分成了俩瓣儿,。她就这样一前一后的拉着。拉了一会儿,芸
姨放下了内裤,居然用食指搓揉起大阴唇来,一上……一下,一上……一下,她
的动作很慢,就这样屁股翘的高高的,在我面前手淫起来。
  我的呼吸越来越沉重,脑袋也嗡嗡的,不能自己,老姨这时坐到了的肉棒上,
她已经流了很多淫水,沾满了她的大屁股。湿湿的,丰满的大屁股就画着圆形搓
揉着我的肉棒,那柔软浑圆的大屁股挑逗着我的肉棒,终于经不起老姨的挑逗大
鸡巴又红胀了起来。
  「hhe,年轻人就是不一样啊,这么快又起来了」看着我的大鸡巴又有了
反应,老姨转过了身,趴着向我(因为我躺在床上)袭来,老姨那发着骚劲儿的
媚眼直直的盯着我,像是要把我吃掉一样,伸出大半个香舌,用食指在舌头上滑
了滑,沾了她口水的食指又贴上了我的龟头,轻轻的,若即若离的挑逗着我的龟
头。老姨深V形的上衣还是没有带奶罩,木瓜形的奶子就在我脸前轻轻的晃动着。
  我忍不住了,老姨太会挑逗人了,我这雏鸟怎么经得起她这种诱惑。
  我一翻身把老姨压在了我身下,MD,这骚N- ia妹儿(骚女人的意思),
终于被我踏在了胯下,我有点得意,老姨被我压在了胯下一点都没有反抗,这次
她倒像个温柔的小猫似的,眼睛一眨一眨的装着可爱,食指放在小嘴里啯来啯去
(像吸)
  还摆动着腰肢,晃动着大屁股。
  「呀,慢点吗,你弄疼人家了」老姨学着小姑娘说话,话里带着三分娇气七
分妩媚。
  老姨这句媚语,打散了我仅剩的一丝清明,我喘着粗气,用手摆正红胀的大
鸡巴「啪……」一下深深的插进了老姨湿湿的小穴里,正当我要狠狠抽插时
  「吱……」一声,听见玄关门开的声音。
  「小鱼儿,起床吃饭了……,还睡懒觉呢?」老妈叫喊到,这一声吓的我魂
飞魄散,赶紧把小穴里的肉棒拔了出来,穿上裤子,床上的老姨笑嘻嘻的根本没
有要躲的意思,还伸出小脚在我裤裆上撮来撮去。这女人怎么这么胆大?我狠狠
捏了捏老姨的乳房把她推到了床下。我算是领教到「色胆包天」这句话的真正含
义了。
  这时老妈推门进来,就要走到我床边,吓得我赶紧下床,推着老妈走出门。
  「妈,我有点发烧的样子,你快给我拿点药吃……」我急急的道「昨天不是
测体温了?不是很正常吗?怪了!」老妈怀疑的道,
  我可不管那么多了,赶紧推着老妈走向主卧室,临出门时用脚踹了踹门,示
意老姨快离开。在主卧室里墨迹了好一会儿,听到轻微的关门声我才如释重负。
  这个白骨精太厉害了,真不能小瞧她,还有老姨怎么会有钥匙进门?
  「老妈,我家备用钥匙呢?」老妈以为我把钥匙丢了,(昨天我叫她开门的
缘故吧),说到「你钥匙丢了?我把备用钥匙给老姨了,有什么事也好让她给我
们开门」
  唉,……老妈真是的,我也无话可说,确实,对门要是老朋友老熟人,把备
用钥匙托管在那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不过我以后可惨了,唉!担惊受怕的感觉
真让我憋屈。
  吃早饭的时候老姨这骚狐狸又来了,趁着老妈背对着她,频频向我抛媚眼,
还时不时的用她的小脚搓揉着我的肉棒。唉……「晚上来我家吃饭吧,也让我好
好回请你们一顿」老姨看着我说道。
  MD,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可能把我跟老妈都迷晕了吧?估计不可能。
  唉!
  「好啊……」老妈倒是爽快,自己不做饭,乐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拒绝?
  可我真是不想去,明知是野狼穴,哪有自投罗网之理,我宁可憋死!!不对,
又想了想,这憋死太委屈了,真要是到憋死那境界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我可
不给自己立贞洁牌坊,至于吗?嘿嘿!!我宁可半憋死,不对不对,宁可1/ 4
憋死也不去!坚决的!
  等老姨走了,我对老妈说「妈,晚上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去吧」,
  「不去?你还想让我给你一个人做饭啊」老妈头顶上立刻乌云密布,雷声大
作,双眼喷起火来,黑着脸,一……步……一……步,向着我走来……唉……
  「我去,我去……我去还不行吗?老佛爷饶了奴才我吧」,没成想老妈立刻
笑开了花,头顶上又是阳光灿烂,一片和谐相融的景象,这女人变的真是快啊!
  ……唉……我想我遇到老姨以后叹的气,比以前一年里加起来的还多。真想
跟辛弃疾说说,谁说少年不识愁?未到年岁却以白了(liao3)头!无奈无
奈!
  就这样到了晚上,我和老妈来到隔壁老姨家,这白骨精倒是热情,急急的推
着老妈做到餐桌的一个位置,深怕她坐错了地方似的。圆圆的餐桌,花式的桌布
垂的很长,我们四个人就东南西北的坐着,不过老姨却离我比较近,比我左手边
的老妈近多了。
  这长的象徐若瑄的,可爱丫头就是死活不理我,NND,你丫要是有你老妈
一半骚就好了,那小鱼儿我还不天天来你家?风雨无阻的,龙潭虎穴我也闯了。
  奈何奈何。
  酒过三巡,老妈喝的都上了脸,也没注意老姨离我越来越近,正当我要夹菜
的时候,老姨的手又摸向我的肉棒,我手一颤,夹起来的菜掉了下去,还被老妈
说,说我没用!唉……老姨挑逗了我一会儿,见我的肉棒胀了起来,就又把手伸
进了我的裤子里,右手还拿着酒杯喝着酒,谈笑风生。我被她套弄的脸都红了,
低着头,吃着闷饭,一声都不敢吱。
  我终于理解厕所里的杨老师是什么感觉了,谁想得到,一样的事情又会发生
到我身上?只是主次转换了。老姨套弄的快了起来,拇指也时不时的搓揉着我的
龟头。老姨还嫌不够,居然假装掉了筷子,趴到桌布下边舔起我的肉棒来,还用
牙齿咬了咬我红胀的龟头。
  我被他弄的都快射精了,整个下身都有点颤抖,我怕射精射到老妈或者小柔
身上,鼓起最后一点清明,硬拉起裤子甩了句「要去厕所」便飞一般了跑掉了。
  进到厕所也忘了关门,身子挨着墙,掏出肉棒搓揉了起来,「啊……啊……」
我轻轻的喘着粗气,头往后轻仰着,闭着眼睛享受着手淫带来的快感。
  「别浪费呀,让老姨来帮你」,一句话吓了我一跳,睁开眼睛一看老姨正淫
笑着看着我,左手反锁着厕所的门。这骚狐狸!!!!!!!!!!
  没等我反应过来,老姨一步窜了过来,掀起了她的裙子,她居然没穿内裤。
  毛茸茸的阴毛上沾满着她的淫汁,估计挑逗我之前,自己手淫了吧。老姨二
话不说,背对着我抓起我红胀的大鸡巴,就夹到了她双腿之间,老姨的丰满的双
腿紧紧的夹着我的肉棒,在她湿湿的大阴唇上滑来滑去,她的拇指也挑逗着我的
龟头。
  见我呼吸越来越沉重,老姨终于抓起了青筋暴起的肉棒对准了她湿湿的小穴,
一下插了进去。
  「啊……」我情不自禁的喊出声来,老姨湿湿的小穴比我的手强多了,老姨
双手提着她的裙子,自己晃动着雪白丰满的大屁股,抽插着我的大肉棒。我被芸
姨搞得都快站不稳了,左手抓着马桶的水槽勉强的站着,老姨不仅仅来回晃动着
屁股,还时不时的收缩着俩片雪白的屁股,她湿湿的穴壁也因此紧紧的压缩着我
的肉棒。
  我禁不住老姨这么快的抽动,也因为她刚才挑逗的我已经都快不行了,一股
浓浓的精液射进了老姨的花蕊上。此时老姨转过了身,又舔起我的肉棒来,好像
不愿意浪费每一滴精液,老姨还用右手的三个手指插着她湿湿的小穴,边舔着我
的肉棒,边仰视着我,眼里尽是媚意。
  MD,老妈和小柔都在外边,她这么搞法还不被发现?在老姨面前我真是彻
头彻尾的小绵羊了。我趁着射精后回复的一点清明,推倒了老姨,拉起了裤子。
  被推倒的老姨可能猜到我要跑出去,淫笑着看着我,一点都没生气,还继续
用右手抽插着自己的小穴,樱桃小嘴吸允着整个左手的食指,就好象她吸允着肉
棒似的,双腿张的很开,雪白的大屁股还摇来摇去,「啊……啊……」轻轻淫叫
着。
  Kao,哪个正常的男人看了这,不心痒难搔?我差一点就控制不了自己要
扑上去狂肏这个骚屄,不过还是忍住了。MD,一咬牙走了出去。这一刻我真有
点佩服自己了。NND。
  回到餐桌老妈已经喝的差不多了,都说起醉话来,怪不得老姨如此的放肆大
胆,有持无恐。
  我拉起醉酒的老妈就想回家,估计要是老妈真醉倒了,我又要被SM了。芸
姨是越来越放肆无忌惮了。我架着满身酒气的老妈,就要回家。这时小柔早就回
到了自己房间,老姨也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还对我淫笑着。
  这真是一只彻头彻尾的骚狐狸,都说女人40如狼如虎,我说这还是轻的。
  什么比老虎还NB?估计就是这老姨了!我带着老妈开了门要回去,后边的
老姨还跑到我身边来又摸起我的屁股来,靠,太BT了!我侧身瞥了一眼她的大
腿,都有一丝精液的痕迹。我不敢多呆,架着老妈就回到了家。
  把老妈放倒在床上,给她盖上了被子,我却发起了呆。这老姨可是越来越肆
无忌惮了。被她这么搞下去被老爸老妈发现只是时间问题。真后悔打开这潘朵拉
的魔盒,想不到我小鱼儿也有被色欲吓到的时候。说出去不得被人笑掉了大牙,
没面子啊,对不起家乡的色狼色友,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这世界,真不
是我想的那么简单。
  对着这老姨我可真是又爱又怕。唉,妈的,我怎么跟TMD小姑娘似的,怕
这怕那。不过我真的怕啊,怕就是怕,没什么好说的。我估计老姨肯定是Sex
- Addict,加上SM狂。
  正当我发呆的时候,发现我耳朵痒痒的,却原来老姨在咬我的耳朵,身体紧
紧贴着我,手也隔着裤子摸起我的肉棒来。老妈还躺在床上呢!!!我赶紧一转
身拉着她跑出了主卧室。一走出卧室我恨恨的小声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谁知这老姨肯本没理睬我的话,俩手一推,把我推倒在墙上,双手一拉,便
把我的运动裤退了下来。她二话不说,就紧紧的吸住我的龟头,左手握住肉棒剩
下的部分套弄起来。
  老姨的樱桃小嘴贪婪的吸允着,她柔软的红唇也狠狠的挤压着我的龟头,芸
姨的手也像机枪一样来回套弄着,我被老姨挑逗的都快站不稳了,双手扶着墙勉
强的站着。
  老姨的口技太厉害了,我的大鸡巴老早就红胀了起来,看着我红胀的大鸡巴,
老姨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我的肉棒,站了起来提起了裙子,一扑就跳到了我身上,
她的四肢像八爪鱼一样缠绕着我。这时老姨小嘴咬着我的耳垂,吹了口热气在我
耳朵里,害得我一阵哆嗦,轻轻的在我耳边细语道「肏我……小鱼儿~ 快……快
肏你老姨!……」
  老姨的细语像恶魔的诱惑一样,带走了我最后的一丝清明,我不顾主卧室里
的老妈,提着老姨把她压到了墙上,大鸡巴对准了老姨毛茸茸的小骚穴,狠狠的
插了进去。
  「啊……啊……小鱼儿……」老姨在我耳边低声淫叫着,我也把头埋在她柔
软的发丝中沉沉的喘着粗气。我的手抚摸着老姨柔软丰满的肥臀,偶尔还用力捏
一下,这时老姨樱桃小嘴盖上了我的嘴唇,跟我舌吻起来。她的香舌像蛇一样,
滑进了我的口腔,贪婪的搅动着我的舌头,还把她的口水也带了进来。
  老姨时不时的会狠狠的收缩一下她丰满的大屁股,给插在她湿穴里的肉棒带
来无比的快感。
  这时突然从主卧室传出了声音,吓的我魂飞魄散,原来老妈醒了,怎么办?
  如果她看到我跟老姨这个样子@#!# 我急忙看了看周围,只好躲在主卧室门
后边,卧室门是朝外开的,希望老妈看不见!
  这时老妈从主卧室跑了出来,直奔旁边的厕所,没注意我们,打开厕所的门,
「哇……」一下吐了出来,可能刚才喝太多了。我想趁这个机会赶紧回到房间,
谁知老姨这骚货居然在我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这女人!!!!!!太!!
  @#!# ¥# ¥,肩膀上顿时出现了一道牙痕。
  我忍着疼,抱着老姨,悄悄的走向了我的房间,肉棒还插在她的小穴里。因
为走动肉棒自然的轻轻的抽插起老姨的湿穴来,弄得她娇喘连连。老姨可没闲着,
想堵我的嘴,我却不让她,她只好又在我的耳朵上又咬又舔。
  回到了房间,我狠狠把老姨扔在了床上。这骚货居然趴了起来,做着小猫伸
懒腰那个姿势,屁股翘的高高的摇来摇去。小嘴还吸允起食指来,眼睛一眨一眨
的甚是淫荡。骚狐狸!,不过我还是顾虑老妈,狠心转身出门看了看,老妈居然
抱着马桶睡着了。唉!不管她了。
  我急急回到了房间,刚想除去衣裤,谁知老姨早就不在床上了,她居然藏在
门后边想偷袭我。她手里拿着绳子绑起我的腿来,看了这一出吓了我一跳,狠狠
的推开了她,一下蹦到了床上。被推倒的老姨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样子,还笑嘻嘻
的,笑的有点让我心惊胆颤。
  她旁边还有个黑色包包,不知道什么时候拿进来的,此时她把绳子放进了包
里,估计那是SM道具吧,心里抹了一身冷汗。知道这地方不能呆了,要不然我
又要被「干」了。
  不理老姨的诱惑,我扛起了书包就跑路的干活(日本鬼子调)了。连夜跑回
到宿舍。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