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采草大盗
采草大盗
我,采草大盗是也。为什麽说我是采草大盗而不是彩花大盗是有原因的,原因就是我采的不是女人而是男人。
为什麽我会这麽变态的去采草呢,这都得怪我的师父。其实我家还是很富有的,在我六岁的时候我吵著要上街玩,结果碰到一个怪老头,这个怪老头也是就是我以後的师父。他一把抓起我,东看西瞧的然後还拉下我的裤子,可怜我才六岁就已经差点童贞不保。他看完後大叹奇才奇才,硬是把我掳走给他当了十二年的徒弟。开始我还以为他会教我什麽高深的武功呢,结果他把我关在一个山洞中丢了一些小册子给我,就不知道躲到哪去啦。当时我才六岁,斗大的字不识得一箩筐,这些册子上的字我一个也不认得也不想认。後来随著时间的转移,我无聊的打开翻了翻,发现里面有些彩色的漂亮图片,我一时好奇全部记了下来,可是这一记下来却怎麽也忘不掉。就这样我吃著山洞中预备好的干粮过了好几个月。几个月後,那怪老头打开洞门出现在我面前,直称我是天才,竟然这麽快就已经入门。接下来的几年我已经习惯山洞中的生活也渐渐忘记自己家在何方,专心致致的跟著老头学。直到几个月前,老头说要带我下山,免得我只知道练不知道实践。开始我还以为带我去什麽妓院瑶子的,结果他竟然我去了鸭寨,看著那些涂脂抹粉的男人,我真的好想吐,可是在老头的淫威之下我和一个还算清秀的男倌关在一个房间。在老头的强迫下,我的第一次竟然就这样没有啦,5555555555555
後来,我跟他一起回到山洞,老头才告诉我他的师父的师父,也就是我的师祖当年就是有名的采草大盗,本门是一代单,传到我这一代是第四代。老头还六本门心法非常特殊,要靠吸取男性的阳气才能增高,我心里偷想,那我不要增高不就行听,反画龙点睛那种做起来真不舒服。老头好像看穿了我的想法,告诉我只要学过本门武功的人开过一次晕後,如果以後不继续的话将会阳气摔节而死,吓得我三魄去了二魄。为了自己的小命,我不得不干起采草的勾当,哪个叫我天生是个美学者,非要长相俊美的不可,像鸭寨的那些货色想到就要吐,所以我夜夜出入一些大宅院。你问我为什麽要选大宅子,当然喽只有有钱家的少爷才保养的好,要是那些粗皮硬肉的还没摸我就狂吐不止。出入大宅子多啦,我就发现原来现在的有钱人原来也喜欢走後门,特别是一些有钱人家的少爷特别喜欢买些漂亮的男孩回家,可是由於太多他少爷不可能个个都照顾到,当然全部都好事我啦。
你们会不会很奇怪为什麽我次次都得手,而且不会被人发现。告诉你们吧,本门内功的特别在於一运功就会发出一种香味,当然这种味道女人是闻不到的,只有男人闻的到,而且男人一闻到就会两腿发软四肢无力的任我为所欲为,哈哈哈哈~~~~~~~
由於练了这麽个功,我就不敢回家只好四处云游。这天,我来到某地,看到该地非常热闹,我就问当地居民为什麽这麽热闹,他们告诉我该地有第一美男子之称的人要行冠!,所以大家都要去看。我一听,第一美男子,乖乖肯定是好货钯,好久没有尝到什麽高级货啦,口水都差点流出来,还好没人看到。
我挤过人群终於来到美人的前面。哇,口水止不住的往外流。形象、形象,我心里不停的提醒我在美人面前要注意殉,直到美人行完冠!,我还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等我回头看里,人群是就散光啦。不行,这种绝吕不能放过,美人,我来也。
当然,我潜入美人家,轻巧的走入美人房中。香,真是香,美人混身都是香的,我运起内功拍醒美人,美人张大凤眼看著我,竟然对我笑了笑。我一看到美人对著我笑,哪还禁得住,一屁股坐在床上拥住美人往床上倒,真是美丽的一晚啊。
突然我觉得不对劲,为什麽美人没有倒下,反而我倒下啦,而且我一运功才发现身体里的内功都不知道跑哪去啦,我忙问美人为何会这样,美人笑著对我说你是不是练的某某功,我说你怎麽知道,他说他当然知道因为他的内功就是专克我的内功的。我这才想起来师父曾告诉我本门武功有一克星,叫我以後遇到了最好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想这下完啦,我不是碰到对了死对头,真是巧巧她妈碰巧巧,火背啊。我问想想把我怎麽样?大不了送官,反正我也可以越狱,他却说你不是喜欢采草吗?应该还没有试过被草采吧。我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采草反而被草采,说出去多丢人。
他才不管我的意愿剥光我的衣服就压上我,直到现在炎上我才知道人压的感觉──真TMD的痛啊。
第二天我拖著酸痛的身体准备走出去,他一把拉住我问我要去哪,我产我都已经这样啦还能去哪。他说他的内功跟我的内功很相似,唯一的不同就是被他上过的人要永远被他上,要不也会阳气摔节而死。我说要他去死,我才不信,我还要继续我的采草生涯。他一把拉住我并把我压在床上,别看他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竟然轻而易举的制住我,我大叫放开我。他一下就点住我的穴道让我不能动弹,我就硬棒棒的躺在应酬上,他坐在边看著我。
时间过得真慢啊,我感叹著,可是我的身体竟然有种虚软的感觉,就像一个人在沙漠中急需不一样。他看到我的异样,走过来说你已经发作啦,要不要他救。我咬著牙说不要,他甩了甩袖子离开啦房间。
可是我越来越难受,终於忍不住大叫,他听到叫声走了进来问我要不要?我咬著下唇答要,他摆布著我,在紧要关头他突然停住问我想要的话以後就都要。我哪顾的了这麽多,大声叫道:“我要,我要, 我永远都要。”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