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和学姐的第一次
和学姐的第一次
我的第一次性生活是在大学的宿舍里过的,是跟我同一个宿舍的学姐。我进校园的时候也是她接待的我,分寝室的时候她就把我带到她那里去了。去了才知道宿舍里四张床,只有三个人住,但是常住的只有学姐一个人。我当时很高兴,因为我刚好喜欢安静。学姐已经大二了,白天一般见不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才会在一起。就这样一起住了两个星期的时候才基本见到了其他两位学姐。他们偶尔会出现一次,基本不再宿舍睡觉,我问过学姐,她笑了笑没有回答我。

  慢慢的我和学姐就变的无话不谈了,有时候晚上聊的开心我们就凑到一起睡,每天总是在细声碎语中睡去。有一天晚上没课我早早的回到宿舍,怕学姐在休息开门的时候比较轻,进去之后发现没人,走到床边的时候听到有声音从卫生间里传出来,好像是若有若无的呻吟声。我一听以为学姐是不是不舒服赶忙过去,门一推就开了,看到的景象却让我张大了嘴巴,学姐光着身子一直手伏在两个坚挺的乳房上,另一只手在下身来回的搓动,因为我的闯入,学姐突然一惊身体颤抖不已。她“啊”的一声,小雪你回来了,你先出去一下,姐姐冲个凉马上出来。然后不理我的震惊,直接把门关上了。

  我听到里面一阵阵水声传来,刚才看到的画面在脑中翻滚久久不能平静。开门的声音把我惊醒过来,学姐已经从里面出来了,只裹了一条浴巾,一时不知道怎么面对,我说了一声,我也洗个澡,就丛丛的跑进了卫生间。头放在喷头下冲了好久,心里还是平静不下来,脑中一直想着学姐刚才的样子,她的身材真好,比我的都要好,这也是我一直自傲的,没想带姐姐的也不差。但是她怎么会没有男朋友呢,哎呀!算了还是不想了。我出来的时候姐姐已经躺下了,在我的床铺上面,我们已经这样睡了有段时间了。虽然是单人床,但是睡两个人也足够。我轻轻的在旁边躺下,姐姐看向我明显的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开口了:“不好意思小雪让你看到了,姐姐一直有这个习惯,没想到你今天回来这么早。”因为我们一直无话不谈的,既然姐姐已经说了出来,总算是把尴尬的气氛摆脱了。我马上就说:“那姐姐明天要请客哦,把小雪伺候好了,才能替姐姐保密哦!”学姐一阵脸红,双手朝我抓来,“小丫头片子敢威胁姐姐我,看我这么收拾你”。由于刚洗完澡,身上什么都没穿,一下子就被抓到了胸前,我浑身一软立马叫饶命,学姐却不依不挠的在我胸前搔个不停,以前我们也开过这玩笑,没什么别的感觉,就是痒痒的,今天也不知道这么的,姐姐的手在我乳头上拂过,身上不由一阵颤抖,嘴里忍不住呻吟出来,这时候明显的感觉姐姐的手轻柔了很多,手指轻轻的在我乳头周围画着圆圈,时不时的轻触乳头,我一下子忘记了抵抗,眼睛不由的已经闭上,我说了一句“姐姐好舒服啊!”学姐说:“那姐姐让小雪更舒服吧”姐姐见我没别的反应,她轻轻的把我们上身的薄毯揭开,忽的一股触电的感觉传变全身,我挣眼一看姐姐含住了我的乳头,轻轻的允吸了一下,又用舌头轻舔,姐姐感觉到了我的身体轻颤,轻搂住我,在我耳边细语“是不是很舒服啊小雪?”我轻哼了一声,姐姐说“那小雪放松点,姐姐马上让小雪飘飘欲仙”。说完吻了我嘴巴一下,爬了起来两条腿骑在我大腿的位置,然后从我的脖子一直轻舔到乳房,“小雪的乳房好美呀!”我只感觉一阵麻痒传遍全身,姐姐一会轻舔,一会允吸,有时不时的用牙轻咬我的乳头,手也没有闲下,在另一个乳头上拂动,有时用指甲轻刮,每当被咬或是手指用力的时候小腹都一阵抽动,我已经浑身发软,感觉下身流了好多东西出来,我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无意识的呻吟。慢慢的姐姐舌头开始往下滑动,一直到小腹,姐姐慢慢分开了我的双腿,“小雪流了好多哦”,我用手捂住“姐姐不要看啊”,感觉手上湿湿滑滑的一片,“来,小雪让姐姐看下,还有更舒服的在后面。”刚才实在是太舒服了,我经不起诱惑,慢慢放开了手。“真是好漂亮啊,”感觉姐姐用手分开了我的阴唇,用舌尖轻刮了一下阴蒂,我连忙喊道“不要啊姐姐脏啊”。学姐说“小雪的才不脏,小雪这里是最干净,一股香香甜甜的味道”。俯下身子开始轻舔我的阴蒂,每舔一下我的身体颤抖不已,感觉比乳头上的刺激强烈的多,每一下都带来小穴的抽动,没一下抽动都会有液体涌出。“小雪的水好多啊,让姐姐尝尝”,我已经没有意识了,感觉像要飞起来一样,姐姐从小穴口开始到阴蒂,舌头来回舔动,有时上下,有时左右,慢慢的感觉小腹酸胀,一股尿意涌来,由于小穴和阴蒂的刺激,还来不及反应,下身一股水流激射而出,我猛的坐起身来,下身一股酸麻,只见姐姐满脸的水滴,最里好像含着东西,太多了还在流出。我一看糟了,一下子没憋住,尿到姐姐嘴里,还喷了一脸,“对不骑啊姐姐,我一下没控制住,感觉还有很强的尿意,好像随时都会出来一样,也顾不上别的,马上向卫生间跑去,刚坐下,哗的一下就出来,从来没有这么急过,还是一股连着一股的,射出一股下身抽动一下,说不出来的舒服,想要大叫的感觉,知道尿完了我还在坐着回味,发现身上喷的都是,从来没有喷的这么激烈过。

  我把身体冲完出来,姐姐已经换好了床单,那一夜,我们相拥而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