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气质美女  »  爱上熟女的肉体
爱上熟女的肉体
我进了家门,将房门留出一缝,把自己脱的一丝不挂,正泡了杯水喝,房门打开,红姐走了进来,看到我,一时愣在了那里。尽管几分钟前,我们已有了一次最亲密的关系,但那时我们身上衣服未脱,红姐又是一直背对着我,我们都没有看到对方的身子,此刻猛的见我一丝不挂的站在那里,红姐还是有点惊讶。我的身材并不是有多好,但毕竟年轻,而且我体毛茂盛,从胸口一直往下,三毛相连。红姐呆呆的看着我,不发一语,我却看到她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而且在下体停留的时间多。这时的小兄弟软趴趴的挂在那里,可是几分钟前,它坚硬挺立,在红姐的肉洞里不停进出,让她呻吟不断。

  我放下杯子,微笑的走到红姐身边,“把衣服脱了,我们先一起洗个澡!”尽管刚有过性关系,此时要她脱衣服,红姐一时无所适从,害羞不已。

  “刚刚摸也摸过了,干也干过了,还害羞哪?”我调戏着说。

  红姐伸手打我,“你这个坏蛋……”我抓住她的手一拉,红姐向我怀中跌来,我低下头去,一把稳住她的嘴,她的双手曲臂在我胸口,轻轻打了我两下,但是嘴唇却已张开,迎接我的舌头侵入。我们互相吮吸着对方的舌头,我抓住她短袖的下摆向上提,红姐双手上举,我顺利的将她的上衣脱去,映入我眼帘的是她胸前那一对洁白挺立丰满的乳房,两颗乳头已经勃起,骄傲的挺立在乳尖,这是我第一次正面近距离看见红姐的乳房,尽管红姐已有40并且乳房硕大,但几乎并没有下垂的趋势,乳尖微微向上翘起。以前只是看到衣服上凸起的两点或者透过衣领隐约的看到一半,此刻乳房完整的呈现在面前,又是一番风味。我后退两步,故作夸张的吹了两声口哨,盯着眼前的两个乳房。

  红姐瞪着我,“看了这么久还没看够啊?”

  我故意反问:“我什么时候看过啊?”

  “以前在我家吃饭,总偷偷摸摸的看我的胸,难道还不够久吗?”

  “原来被你发现了啊!那你还不戴胸罩,是不是故意勾引我啊?”

  “勾引你个头!”红姐作势又要打我!我让她轻打了一下,然后把她拥入怀中,双手在她的后背游走,调戏道:“是勾引我的头啊,刚刚我的龟头不是被你勾引插到里面去了吗?”

  红姐两指捏起我的肉拧了下,“你个臭流氓!”

  我的手穿过她的短裤来到她挺翘的臀部,胸前感受着她的乳房紧贴着我,下体慢慢的又挺了起来,直接向红姐的下腹顶去。

  红姐感受到我的阴茎顶着她,轻轻说:“怎么这么快又硬了?”

  “因为我怀中搂着一个性感丰满的女人啊!小兄弟又想钻洞了。”

  毕竟已经经过了一次性爱冲击,此刻又光着身子搂在一起,红姐对我的“黄”话似乎已经习惯了,反而伸手一把握住我挺起的阴茎,轻声道:“那就让它钻进来吧!我想要!”这句话的语调说的风骚无比,我本来就已经勃起,被她这么一撩拨,真的很想就地将她给办了。尤其是她用手抓着我的阴茎,轻轻的撸着。但是我想征服一个女人,有时候并不是靠性能力有多出色,女人是需要呵护和温柔的。我揉捏着她弹性的臀部,说:“我刚刚说过,会好好的干你,让你知道什么叫舒服,什么叫欲仙欲死!我一会会好好的爱你,让你觉得你从此后会离不开我!”

  红姐轻声呢喃:“我已经离不开你了!”

  我伸手将她的裤子扯下,红姐抬起脚让我顺利的脱下,这一刻,我们俩都是一丝不挂赤裸相对。坦白讲,红姐这个岁数毕竟已有岁月留下的痕迹了,她赤裸裸的形体还不如穿紧身衣服那样凹凸有致,反而更具诱惑。腹部虽无赘肉,但到底已不再平坦,红姐的屁股圆滚滚的,所以看起来胯部有点大,总算还好,她的腿比较长,整个比例不算失衡。

  红姐的阴毛很茂盛,有种说法说阴毛茂盛的女人性欲强,其实这是毫无根据的,但是阴毛茂盛的女人看上去却很性感,刺激男人的感官。

  我将她公主抱抱了起来,笑眯眯的对她说:“娘子,我们一起沐浴,然后好好的行房事!”红姐双手勾在我的脖子,眉目含春,露出娇羞的神情。看到她这个样子,真的难以想象她在学生面前的威严以及在老孙面前的强势,在满足性爱面前,任何女人都是一个被征服的小女人!

  在卫生间里,开着花洒,我们在下面抱在一起亲吻着,抚摸着,我给红姐涂上沐浴露,双手在她全身游走,滑腻柔软,我的手不时的在她的乳房上轻柔抓捏,也不时的往她阴唇、肛门轻揉,红姐敏感的身体从进入洗浴间我亲吻抚摸她时就没有停过,尤其是当我的手一直在她的下体活动时,红姐脸色潮红,急促的喘息着,不停地呻吟着:“给我,我要!”我笑眯眯的继续撩拨她,却始终不干她,红姐声音几乎是带着哭泣:“小沈,求求你了,给我!我现在就要!”我一手揉捏着她的乳房,一手在她的阴唇轻揉,“放心,今天我一定会让你飞起来!”我拿起浴巾给她擦拭身子,红姐眼神充满欲望,干巴巴的望着我。

  两人身体擦干,我又将她横抱起来,来到客厅,将她放在沙发的一侧长椅上。红姐以为我马上就要干她,将双腿分开,嘴里轻轻说:“爱我!”我吻一下她的额头,说:“我会好好爱你!在我家这里不用像在你家里一样压抑,如果你舒服,就喊出来!”然后开始亲吻她,从额头开始,慢慢的往下移,当我亲吻到她的乳头时,两颗乳头早已硬起,我把一个含在嘴里舔弄轻咬,一个用手握住揉捏,红姐的呻吟慢慢的响起来。我的嘴在她的身上慢慢往下体移动,亲吻、舌舔,一直到那一片茂盛的阴毛。我嘴唇慢慢的在她大腿内侧舔舐,还未向她的阴唇进攻,红姐忽然坐起身问:“你做什么?”脸色潮红,一脸的春意盎然。

  我在她两腿之间抬起头来,还没说话,只见她脸露羞意,轻轻的问:“你要……要亲我那里?那里脏,你……你别亲了!”听她说这句话,我便知道了她直到现在,恐怕都没有被人舔弄过阴道,我起身坐到她身边,一手搂着她,“我想告诉你两件事,第一,男女之间的性爱不是只做做就是全部了,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做起来一样的舒服;第二,以后不要对我说脏这个字,对我来说,你的全身从头到脚都是我的宝贝,我爱护都来不及,还会嫌脏?”所以说女人一旦动了情,男人说的鬼话屁话都能感动到她。只见红姐双眼渐渐地湿润了,仿佛滴出水来。

  “看来老孙肯定没为你口过吧?我一会不仅会亲你的小逼逼,还会亲你小屁眼!”

  红姐并没我被我的话逗笑,她怔怔的看着我,眼中终于盈满了泪水,那温柔多情的目光让我内心反而有一些惭愧,只听到她轻轻的话语:“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比你大这么多岁,你不嫌弃我吗?”

  我一把吻住她的嘴,边吻边说:“以后不准再说这样的话!我对你好因为你对我更好!我跟你做爱,固然是想发泄自己的欲望,但是我也想让你快乐!”男人的鬼话一说起来,能说的连自己都相信。

  红姐“嗯”了一声,我笑嘻嘻的又说:“不过性爱的相互的,对了,你有没有帮你家老孙口交过啊?如果以后我也想要你帮我口,你肯不肯啊?”不知道为什么,我很不愿从红姐的嘴里说出来有过,男人总是这样的虚荣,明明这女人是别人的老婆,却偏偏还想独占。如果红姐说有过,我想我会有点不开心。红姐先摇了摇头,马上又点了点头,“他看过那种片子后要我也帮他那样,我才不愿意,不过以后你也想那样的话,不管哪里,我都愿意!”

  “那他有没有帮你口过呢?”

  “他才不会呢,再说我也不喜欢……”红姐停顿了一下,然后看着我,我笑眯眯的说:“换作是我,所以你喜欢了!”红姐脸露害羞之色,微微点了点头。我凑近她的耳朵旁说:“我不仅会让你喜欢,而且会让你忘不了,以后白天黑夜时时刻刻你都会想起这种感觉!”

  聪明的男人都知道,当你为一个女人口的时候,是不能直奔主题的。特别是第一次被口的女人,直接去舔弄她的阴唇与阴蒂,虽然也能给她极大的刺激和快感,但失去了神秘和期盼,次数多了也会觉得不过如此。可是当你的舌头在她的阴唇四周大腿的内侧不断滑动,却始终不去碰她的阴唇和阴蒂,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残酷”的,而这种“残酷”将使得她对你难以忘怀。

  我几次三番的用舌尖在她的阴道和屁眼周围打转,就是不去触碰,饥渴难耐的红姐嘴里在呻吟,而下体已在不停地扭动着,那是阴唇屁眼屡屡没有被刺激到的难耐,我在舔弄她左侧时她扭动着下体想凑到我的舌尖,但是我灵巧的躲开又去舔弄另一边。

  红姐终于忍耐不住开口,但是她毕竟没好意思直接表达让我去舔她的阴道,“给我!给我!”我没去理她,继续之前的舔弄,红姐的下体早已泛滥成灾,爱液已经凝聚成一股水流,经过屁眼一滴滴的滴在了沙发上。

  “啊!小沈,求求你了!快点给我,我好难受!”声音已经带着点哭泣。

  我将她的两条洁白的大腿分别搭在我的两个肩膀上,这样方便我舔弄,双手又能解放出来伸到她的胸口抓住两个奶子,揉捏一会,食指在乳头周围打转,也不去拨弄乳头。

  一个女人身上最敏感的三个地方都没有被直接触及刺激,难受程度可想而知。

  我能明显看到她的屁眼收缩着,我像个看着玩具的小孩一样,盯着红姐的下体。其实我不太喜欢在性爱口交的时候盯着女人的下体看,对我来说,女性的阴道和屁眼不具有美观性,特别是一些阴唇屁眼都黑乎乎的,别说在视觉上刺激性欲,反而觉得有点让人恶心,当然这是个人感觉不同,有些人就很喜欢看女人阴道屁眼,也有人喜欢女人的脚,有喜欢胳肢窝的,喜欢臀部的,喜欢腰的,不一而足。有一点要跟大家普及一下,女人的阴唇颜色变黑,并不是代表她经历的性爱就多,乳头大也不代表她经历了哺乳或被男人吸的多,就像前文说的,阴毛浓密也不代表女人一定性欲强烈,这些都毫无根据。

  红姐继续扭动着下体,发出的呻吟听起来仿佛在经历一场酷刑,“小沈,我求求你了!不要折磨我了,给我,求求你给我!”

  到了这个时候,我想也差不多了,我伸出舌头,舌尖一下顶在她的屁眼里,然后整个舌面向上滑去,从阴道口滑过,一直来到阴蒂,然后舌尖紧紧的一顶。

  “啊——”

  企盼已久的刺激终于一下全部到来,红姐口中粗粗的喊出一声呻吟,似感叹,又似心满意足。

  我依旧用舌头在舔弄红姐的下体,红姐的喘息开始急促起来,我开始用舌头钻她的阴道与屁眼,女人被口的时候阴蒂、阴唇、阴道、屁眼的快感是不同的,红姐的口中一直“嗯嗯……”的呻吟着,伴随着一阵阵的喘息,我用舌尖探入阴道,尽可能的深入,直到没法再深入,我的舌头也感觉到酸痛,我便退了出来,又开始向屁眼钻去,但是屁眼因为她的收缩无法探入多深,我便又回到最上面的阴蒂,应该来说阴蒂的刺激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最敏感的,只要轻轻触碰就能达到极高的快感。在我刚刚还未去触碰她的阴唇阴蒂时红姐一直扭动着想把阴部凑到我的舌尖上,此刻我用舌头顶在她的阴蒂上,她又开始扭动着下体,但是这一次却是受不了我的舌尖一直顶在阴蒂的刺激,红姐的喘息呻吟越来越急促密集,而我的双手也没有停止过对她乳房的侵袭,一会儿抓捏,一会儿夹起乳头捻动,她的下体已经湿润的犹如积水,我的脸上几乎都沾满了她的爱液。

  其实我在红姐的下体舔弄了没多久,但是我是那么卖力,以至于我的嘴唇舌头已经有点无力,终于红姐忽然口中发出一声重重的呻吟“啊——”,但是中途却像被掐断了似的留在喉咙里,却又没完全停止,像挤牙膏似的一点点的从喉中向外吐出,同一刹那,她身子猛的一抖,腹部抬起,弓起身来。因为她的大腿架在我的肩膀上,她的这个动作让我身上倍感压力。但是我没有停止对她阴部的刺激,我舌尖顶在那一粒肉芽上,不停地快速滑动着,红姐的这一声呻吟不知道持续了多少时间,我都怕她快要窒息过去,终于,“啪”的一声,屁股落了下来,然后大口大口急促的喘息着。一个从没有被口过的女人就这么轻易的高潮了!

  所以说女性的高潮并不一定只通过性交才能达到。只要在性爱中肯付出,肯用心,一个舌头,一根手指都能让女人高潮!

  我依然意犹未尽的舔着她的阴部,不过此时却轻微的多,舌头在她的下体上下滑动着,红姐还在高潮中,屁股下的沙发上已经有了一滩水。似乎她的高潮还未完全褪去,她便又开始扭动起来。大概所有的女人都一样吧?阴道外部的快感达到了满足,内里就感到空虚,需要填充。因为她的嘴里已经在说话:“小沈,进来!”

  我也终于起身,然后直接整个人趴上红姐的身体,看着身下的这个女人满脸潮红,额头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上面,眼神迷离,口中的喘息未定,看着她的样子,我的心里也是一阵心满意足,为自己征服一个女人而高兴,当然这只是心里的满足,我身体还没得到发泄,阴茎还硬挺挺的翘着呢。

  我双手撑在她头部两侧,笑眯眯的看着她,她的眼神似带点迷茫又带着点满足,也看着我,然后双手捧住我脸说:“进来,用力的干我!”说罢抬起头,吻上我的嘴。

  我们吻的“啧啧”有声,在两条舌头上,我们彼此的唾液和她下体粘在我嘴唇的爱液在递送着。

  一直听着别人的老婆在我身边呻吟喘息然后高潮,这种听觉视觉以及心理的刺激让我的小兄弟一直挺起,未曾软过,此刻也终于到了它释放的时候,我吻着红姐,一手揉捏她的乳房,下体紧贴着她的下体,红姐双腿曲起,向左右叉开着,等待着我的进入。

  其实我还没想马上插进,但是红丽早已迫不及待,她一手伸向我们的胯间,抓住我的鸡巴就往她的肉洞里送,嘴里还一直唤着:“干我,小沈,我要!”这种时候不调戏她就太浪费了,经过刚刚的舔弄,她的下体淫水泛滥,我阴茎在她的洞口轻易的滑了进去,她满足的“啊”了一声,原以为我马上就要干她,但是我腰身往后一缩,退了出来,只留一个龟头在里面。

  “不要出去,干我!”红姐的双腿一把夹住我的腰身,我才退出来的鸡巴又“噗”的一声整根插了进去。

  湿滑、温暖的肉壁包裹着阴茎,让我感到很舒适。其实我很想马上抽动干她,但是在这种偷情出轨的情况下,有时候调戏调戏也很有刺激感。

  红姐闭着眼睛,大概正准备迎接我的冲击,可是过了一会儿我还是没动,她睁开眼看我,媚眼如丝“快干我!”我还是笑眯眯的看着她,“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我的红姐在学校是个威严的老师,在家里是个强势的老婆,现在在我身下会这么的骚!”这话要是放在平时,哪怕关系较好,说一个女人骚,她大概都会生气,此刻我们赤裸相对,我的阴茎插在她的阴道,这话说出来就很调和现在的气氛了。尽管如此,红姐还是有点害羞的样子,在一个女人刚刚高潮脸色还在红润的时候,忽然有了这种表情,真的是极具诱惑力。我感觉我的阴茎似乎比平时更加坚硬,硬的我胀胀的,于是忍不住抽动了几下。

  红姐看我终于动了,脸露欣喜之色,随着我的抽动,嘴里已经开始呻吟,我恶作剧的又停了下来,好不容易开始抽插又停了下来,下体传来的感受让红姐难以忍受,她又双腿夹着我的臀,扭动着:“不要停,不要停!小沈,干我,用力的干我!”双手也紧紧的搂在我背后。我把她的双手拉下来,抓住她手腕压在头顶上方,我很喜欢这种姿势,我跟妻子做爱的时候,也总是抓住她的双手向上压,然后看她的表情,就好像正在被蹂躏似的。

  红姐依然在扭动,以便于让我的鸡巴在她的肉洞内深入,这个时候我望着身下的她,就好比她在挣扎,我笑嘻嘻的问:“你叫我什么?叫小沈,我才不动呢!”红姐咬着嘴唇看着我,毕竟都是成年人,此刻又是在性爱当中,什么羞耻心之类的早已消失不见,只见她千娇百媚风情万种的喊我:“好老公,快干我!快干你的老婆!”真的无法想象平时一本正经的红姐此刻脸上会露着如此风骚的表情,而嘴里说着如此淫荡的话语。

  其实我早已想发泄体内的欲火,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在做爱时特别是在偷情时,彼此说着淫荡的话语,会更刺激性爱的状态。我下体已经开始抽动,幅度小但频率快。红姐感到我的阴茎在她体内如此快速的抽动,一串串的呻吟声不停地在房间里响起。

  “宝贝,舒服吗?”

  “嗯,好舒服,我从来没这么舒服过,你好棒!”

  “喜欢被我这么干吗?”

  “喜欢,啊……喜欢,以后我要你经常这么干我!”

  “明天老孙走了,我天天干你好吗?”

  “嗯嗯……就算他在我也要你天天干我!就这样干我!啊……”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全身上下都是我的!”

  “嗯,我是你的,我生来就是被你来干的……啊,用力,老公!”

  淫荡的话语伴随着下体抽插时“噗嗤噗嗤”的水声,整个房间一片春色荡漾!

  其实坦白讲,这次做爱没有刚刚在她家的厨房做的那么刺激、痛快,此刻的红姐叉开着自己的双腿,我在她的肉洞里抽插,因为太湿润的缘故,我丝毫感觉不到阴茎被夹着的快感,也因为先前一次是在她家里做,老孙就在卧房里睡着,而我在外面操他的老婆,虽说他喝醉了,但也有中途忽然醒了被撞穿的危险,正是这样的紧张、刺激才造就了前一次性爱的快感。

  因为已经射过一次,这一次连续抽插了几分钟也没有射精的感觉,腰却已经有点酸了,但看着身下的红姐一脸既快乐又“痛苦”表情,呻吟越来越急促,看样子她又要到了,我没有停止抽插,不过频率慢了下来,每次插入却狠狠地顶到底。果然,没多久,红姐一边呻吟一边喊:“啊……就这样,再深一点,啊……来了来了!啊!老公,救命啊!”

  红姐语无伦次的喊着,因为她的双手被我压在头顶,我便很清楚的看到她的表情,左右摇晃着头,闭着眼睛张大着嘴,面容扭曲,就仿佛在经历一场酷刑,胸前的两个乳房随着我的抽动上下抖动着,尽管平躺着,但依然波涛汹涌,我低头含住其中一颗勃起的乳头,舔弄轻咬,终于红姐就像前面不久被我口时的高潮一样,猛的一喊,全身不停地颤抖。由于身体被我压着,无法弓起,但是我能明显感到她夹着我臀部的双腿更加的用力,此时我居然惊喜的发现她的阴道内在收缩着,一下一下的,龟头被夹的好舒服。这让我便有了释放的冲动,于是我依旧向红姐的下体冲击着,快速而有力。

  我想女人高潮时应该想静静地享受其中难以言说的舒适与快感,此时最需要的大概就是男人的爱抚和温存,红姐闭着眼睛喘息着,忽然感到我又在抽动,刚开始只是有气无力的哼唧了几下,但是随着我也要射出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的抽插,高潮中的红姐又开始呼喊起来:“啊啊啊……不行了,我快不行了!啊啊……小沈,啊,老公,不要了,不要了……我要被你干死了!啊啊……”

  我恶狠狠的说:“我今天就是要干死你!”

  “啊……你干死我吧!你干死我吧!啊……”红姐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哭腔。

  “你叫这么大声,不怕老孙听见啊?”

  “让他听见就听见,就要让他知道我有多舒服!”高潮中的女人,甭管她平时什么为人,此刻都是淫荡风骚的,说话都已经不经过脑子。

  望着身下的这个女人,脸上的表情融合着快乐与痛苦,喘息着,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抽动的越来越快,身下的红姐此刻已经喊不出声音来了,只是张大着嘴巴,似乎在无声的呐喊。我也快到了,满头大汗,下体的酥麻越来越强烈,我不顾腰身的酸痛狠狠地冲刺着:“我要射了!”

  红姐的双腿更紧的夹住我的臀,嘴里呢喃:“射进来,全部射进来!”

  我松开红姐一直被我抓住的双手,一手撑在一边,一手抓住红姐的乳房狠狠地揉捏着。

  “呼——”我舒服的重重的吐出一口气,阴茎正一抖一抖的向着红姐阴道最深处射出精液。红姐整个头扬起,又如窒息般只张着嘴却没有声音。我也终于体力不支,压在红姐的身上不停地喘息着。

  红姐得以解放的双手紧紧的抱着我,双腿也依旧夹着我,像个八爪鱼似的。两具肉体一上一下紧紧的纠缠在一起,都在剧烈的喘息,我能明显感觉到红姐的两个大奶子随着呼吸一紧一松的顶着我,两颗乳头还硬挺着。

  良久,我才听到红姐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在我耳边响起:“刚刚我真的快被你干死了!”我撑起身子,看着一脸疲惫的红姐,笑道:“那我可舍不得,我还要干你一辈子呢!”红姐双手抚摸我的脸,一脸认真的问:“真的吗?真的可以一辈子吗?”

  “其他的我不多说,我只问你一句——你愿意让我干一辈子吗?”

  “我愿意,我要让你干我一辈子!”

  我伸手摸她的乳房,揉捏着:“那我就干你一辈子!”

  “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快活过!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做女人可以这么快活!”

  我揉捏着她还没有软下去的乳头,说:“以后我会经常让你这么快乐!”

  红姐“嗯”了一声,用力的点了点头。

  我起身在茶几上抓了一把纸巾,给自己擦拭,擦好后又拿了一把,去给红姐擦拭,红姐坐起身来,向我伸手:“我自己来!”我笑眯眯的推开她的手,“这种事还是我来,你继续躺着休息一会!”性爱高潮中的女人情感是如此脆弱,红姐几乎是很深情的看着我,默默不语。我用纸巾擦拭着红姐的下体,当看到阴道因为刚刚的抽插还未闭合,一缕白色的稠状液体从阴道口流出,心里禁不住又有点小激动。当别人的妻子允许你内射,这总是让男人莫名的满足虚荣。其实偷情出轨,并不一定是别人家的妻子长的多好看多性感,当别人的妻子在你身下辗转呻吟,当别人的妻子被你干到高潮,当你在别人的妻子肉洞里内射,那时那景,肉体固然得到了满足,但是“别人的妻子”这个身份,更让人心里达到虚荣的满足!

  当纸巾触碰到她的阴道时,红姐身体微微一颤,我笑问“怎么?还没够吗?这么敏感?”

  红姐似乎有点小害羞,轻轻的说:“跟你做,我永远也不觉得够!”

  两人的下面清理干净,身上还是汗漉漉的,但是剧烈性爱后不能马上冲澡,我坐在沙发上,拍了两下大腿,红姐自觉的起身然后横坐在我的腿上。

  两次性爱后,女人对男人已经失去了足够的吸引力,但是红姐丰满的乳房还是让我爱不释手,我一手搂着她腰,一手在她胸前揉捏乳房,红姐的乳房长的很好看,虽然大,但是看不出多少下垂,从侧面看,乳尖向上微微翘起,乳头固然不像少女那么粉嫩,但是颜色不深,特别是乳头,不大不小,形状圆圆的,不像其他有些女人,乳头形状不规整。不过毕竟不再年轻,腹部已不再平坦,但是赘肉却并没有,红姐平时还是比较注重运动的。

  “今天还没摸够啊?”红姐双手搭着我的肩。

  “摸不够,也吃不够!”我说着就低头去含住她另一颗乳头吮吸。

  红姐吃吃的笑着,间中夹杂着一丝呻吟:“以后她们都是你的,你想什么时候摸什么时候吃都行!”

  这个时候的红姐真是风情万种,都说女人如果有和谐满足的性生活,神采更加焕发,也越显得美丽性感,我想是有一定道理的,像此时的红姐,真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精神更好看!

  我也真心真意的说了一句:“红姐,这样的你,可真好看,真性感!”

  红姐微微一笑:“这样的我,只有你看得到!”

  我摇摇头,笑眯眯的说:“不不,这样的美要让大家都看到,但是淫荡风骚的你,才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看到!”

  红姐的手已经扬起拍下来,“你才淫荡,你才风骚呢!”

  “对了,有个事一直想问你,平时我到你家去吃饭,你胸罩都不戴,是不是故意勾引我的?”

  红姐的手又打下来了,“谁来勾引你呢?”稍微停顿了一下,眼睛望着边上,脸色隐隐有些害羞,咬着嘴唇,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朝我瞪了一眼,“都怪你啊,每次动静那么大,吵的别人都睡不着!”

  “听到我们动静那么大,是不是觉得我肯定很猛,想亲自试一下?所以我来的时候把胸罩也摘了下来?”我原本是调笑的话,没想到她没反驳,悠悠的说:“每次听到小方叫的那么大声,我就在想……我就想……如果换做我该有多好!但是我岁数比你大那么多,长得又难看,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到底怎么想的,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以后不说这种话,如果你难看你没吸引力,在你家老孙都在呢,我都忍不住了?”

  “那是因为你是个色鬼!”红姐笑着说。

  我一本正经的道:“其实我知道,你周边想打你主意的人肯定有,对吧?”

  红姐不好意思的一笑,点了点头,“不过我都看不上眼……”

  “主要是心里有我了,嘿嘿!”

  “臭美!”红姐停顿了一下,轻轻的说:“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心里便想着你了,还……还……”脸上又有点难为情的样子。

  我厚脸皮的说:“不会做梦梦到被我干吧?”

  红姐打了我一下,低下头,笑了笑,点了点头。

  我知道这并不是我有多帅或者是多优秀,红姐在性生活上对我忽然产生了幻想,大概和我与老婆做爱被他们听到分不开。

  我又开始调戏红姐:“那今天试了试货,还满意吗?”

  红姐“噗嗤”一笑,点了点头,“我真的没有想到,会这么快活!”

  ……

  今天连续做了两次,发泄了欲望,人便感觉有点疲劳,“时候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过了这么久,说不定老孙会醒过来!”

  红姐脸上露出一丝失望,悠悠的说:“我还不想回去!”

  我亲了她一下,“乖,先回去!接下去几天我们可以天天在一起。而且既然我们打算要长久,就得小心一些,你说对吗?”红姐点点头,很不舍的从我身上站起来,开始穿衣服,临到门口,还一个转身搂着我,又跟我来了一个长长的湿吻。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